书院四季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15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:叶辛

上海浦东,近海边了,有一个小镇,人口不多,不过六七万,名叫书院。

初次走进去,我以为近年来基层重视文化,特意把这小镇改了个时髦的名字。不料当地老乡说,我们这里从有镇子的那一天起,就叫作书院,方圆十里八里,都晓得的,有100多年的历史了。

人们俗称这一区域的村民为书院人家。

离海这么近的地方,100多年前住的都是渔民,靠捕鱼捉虾为生。这地方有一道名菜叫海碗。就是一只硕大的蓝色碗里,置满了海里捕上来的鱼、海米、海胆、海参啥的,还有退潮时在滩涂上捡拾的贝壳肉,一起放进锅里蒸熟了吃。是江南地方浓油赤酱的烹饪方式,端上桌来香浓味鲜。当过渔民的老人告诉我,以海碗盛菜,主要是因为在船上吃饭时有风浪,不可能放好几个菜,只能混煮,吃大锅饭、海碗菜。

我就好奇,乡风民俗如此浓郁的沿海村庄,怎么会取名书院呢?名为书院的小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?

秋熟

秋到书院,葵花籽儿熟了,稻米熟了,远近闻名的瓜果也熟了。海边的天蓝得出奇,蓝得让人久久地望着出神,蓝得和远方的海似乎连接到了一起。

书院的老人、孩子以及辛劳操持家务和田地的妇女,随着地里的庄稼收进屋里,望着海的时间越来越多了。老人在等待儿子的归来,孩子在期盼父亲回家,当妻子的,更是以焦虑的心情,盼着能看见丈夫的身影。

风吹来,有声响、有凉意了,田野上收割过的土地袒露出了黝黑的胸膛,告诉人们,随着秋熟,收获的季节到了,出海打鱼的船也该归来了。

秋季的收成,决定着一户农家、一个村庄、远近乡里来年整整一年的生计。出海打鱼的渔民们也一样,有在海上遇见风浪遭遇险情的,甚至有碰上海难的,然而对于江南经验丰富的渔民来说??比如书院人家的渔民,十有八九是鱼虾满舱、满载而归的。